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七十八章 天赐良机

时间:2018-07-11 莉儿开着她的桑塔纳独自回家,雯丽则拉着我坐着她的奥迪A六一起回到「碧潭飘雪」。在这个略带寒意但已经跨入春天的夜晚,我知道属于她了。出乎我的意料,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雯丽很大度地让玉凤和春花一起过来伺候我们。
  三女在我的面前站成一排,身着统一的银白色缎子束腰长睡袍,下面是饰有绒毛的象牙白细高跟拖鞋,内衣勾画出迷人的体态,性感、优雅、诱惑、香氛和妙曼的曲线绽放在静谧的卧室里,如同夜来香一样让我沉醉。
  当雯丽带着无比诱惑的妩媚表情第一个缓缓脱下她的软缎睡袍的时候,只见一条风情万千的吊带低胸薄纱性感长裙包裹住她丰满诱人的身体,舒适贴身让雯丽身材更惹火。上面镂空的蕾丝花边包裹着若隐若现的双峰。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下摆开叉到腿根,可以看到光洁诱人的大腿和小小的黑色三角底裤,透明的薄纱,让你彷彿看到云雾中的山峰,膝盖部分的大喇叭绣,更显婀娜多姿的淑女风情。
  当我看得几乎目瞪口呆的时候,玉凤也面对我来了个「孔雀开屏」,她穿的是一件粉色挑逗薄纱低胸吊带性感长裙,此款内衣为外穿式,它极富挑情元素,如雾里看花般都让人如癡如醉。纱质半透长裙,下摆开叉到腿根,可以看到她光洁诱人的美腿和小小的底裤,丰胸在盛情中绽放,慾望之火不点自燃!
  排在最后的春花也不逞多让,短髮俏丽的她今晚穿的是两件套超性感激情游戏服,透明度高舒适贴身,突显出新潮女性的婀娜姿态,更添性感情趣。上衣是黑吊带的白纱中开短上衣,很大的黑色荷叶边下垂着半遮半掩住一对小巧的粉奶子,轻柔的软纱细緻优雅,低胸式设计更凸显女性胸部的妩媚性感。下面一条小小的黑边白纱三角内裤搭在翘臀上掩住最重要的部位,清新可人中又具有特别性感撩人的韵味。
  我一看三女的性感时装表演实在动人,拉着雯丽就上了摆在房间中央两米多宽的大床,春花跟了上来。玉凤却走到靠窗的一边,揭开罩住床头附近摆放物件的纱巾,我放眼看去,有些呆了。
  原来摆放在床头附近的是一个带滑轮的双层不锈钢水晶鞋架,上面摆放着三双极其性感的细高跟鞋儿,下面则是三双性感高跟靴子,如同六朵妖冶淫艳的罂粟花,一下将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真美啊!」我觉得每一双高跟鞋靴都像有生命力一样,向我尽情展示她们的优雅和妩媚。「喜欢吗?」雯丽带着一丝得意问我,「喜欢,喜欢极了」,我高兴得想大声叫出来。「这鞋架是玉凤设计的,专门定做的。每一双高跟鞋靴都是我们两个按着你的喜好认真挑选的,看起来是不是很有品位啊?」「真是太好了,水晶鞋架漂亮,上面的每一双都骚到我的心坎儿上了,真谢谢你们。」我深情地表示着发自内心的谢意。
  「要谢,也别光用嘴巴啊!」雯丽挑逗地笑着看着我,我给三女每人选了一双特别合心的让她们穿上,其余的仍然放在水晶鞋架上,那种视觉冲击和诱惑感觉比春药还厉害呢。
  我将雯丽拥进了怀里,美美地调够了情,鸡巴硬硬地干了进去,我心里很清楚,春花和玉凤打扮得再漂亮,都只是今晚撩情助兴的配角,还是雯丽要得紧。不过今天玉凤脚上的那双黑色绒面丁字袢中空包头高跟鞋挺别緻的,踝扣和鞋面前部连接是用一条细细的银色金属链连起来的,显得特性感诱人,就凭这双性感优雅的高跟鞋,今晚怎么也要美美干她一次。至于那个短髮俏丽、透视性感的春花,早上晨勃的时候雯丽要睡觉,玉凤也不好弄醒,她却不敢不乖乖地接招,正是清晨性慾大发时我最好的消遣品。
  多么美妙的一个夜晚啊……!
  春节上班的第一天,大家带着长假后的疲惫和鬆散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一度散漫的城市又像上紧了弦的时钟,重新开始了有序但多少有些乏味的生活。
  我一大早就来到了飞龙,站在厂门口向每一位上班的员工表示问候,同时也是一个无言的警告和监督,虽然有两三个迟到的,但总的来说早上的情况是个良好的开端。
  回到厂部正召集大家开例行的每日工作计划会时,赵志满脸喜色走了进来,我站起来想给他打个招呼,他却喧宾夺主地马上宣布散会,随后拉着我到了他的办公室,说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
  原来市里王跃文常务副市长给他来电话,让赶快安排卅件「生命原液」要马上送省里和北京。「怎么回事啊?」我有些迷惑不解,他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讲了一下,我才弄明白了来龙去脉。
  去年年底,市里工会考虑给离退休的老干部送点新年慰问品,选了半天也没选出个名堂,最后个别人提议下生命原液有幸当选,这些老干部们用了一个疗程后,感觉效果很好,睡眠好,精神好,吃饭也香了,干什么都有劲了,有的老干部还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春。有人不知通过什么渠道送了两盒到北京最高层,没过多久,上面发话过来,就三个字,「好,很好!」
  这消息传到了王副市长耳朵里,他昨晚连夜给赵志打电话,了解生命原液的生产配方情况,赵志胡诌了些「清宫圣药、祖传秘方」什么的,忽悠得老王完全信了进去,便让他尽快安排三十件包装精美漂亮的成品给市里,交他的秘书安排送省里和北京。
  我一听这消息也有些激动起来,赵志继续介绍说,王跃文常务副市长是下任市长的热门人选,也是他关係最铁的大后台,明天开始他也要服用生命原液。
  「到底效果怎么样?」大哥吹是敢吹,但多少有些底气不足,「去年光靠口碑,半年左右就卖了一千万,给我们赚了卅~多万呢!你想想效果怎么差得了。兄弟亲自弄的配方,的确是祖传秘方,功效如神啊!要不你老哥也来点试试?」我嬉皮笑脸地贫着无形中将老孙给埋了下去。
  「我就不用试了,兄弟的话哪句我不是言听计从啊!你可千万注意一条,配方要严格保密,天,可是说变就要变了。」赵志神秘兮兮地叮嘱了一句,我摇晃着脑袋呼应着说,「这次真是天赐良机,飞龙翻身的日子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天,既然要变了,咱就再给它来个雪上加霜、火上浇油,要不小弟这MBA可不白学了!」
  我亲自到了包装车间,专门挑选出包装良好的卅件成品装上跟着赵志一起过来的市府丰田麵包车,以恭谨的眼神目送着车子缓缓开出厂门。
  「这车药还真能值些钱呢!」赵志感慨地说,身边站着的李铭早掏出计算器算了出来,每件卅盒(每盒十二支),每盒出厂价九。八元,一级批发价十一。八元,零售价十四。八元,如此计算下来,卅件的出厂价总计八八廿元,一级批发价十六廿元,零售价十三卅二~元。
  「回款安全吗?」李铭小心翼翼地问了大哥一句,我一听这句,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他一眼,「收个屁的钱啊,全部赠送。老李啊老李,给你说过很多次了,要用脑子思考问题,而不是用计算器。你好好跟着学吧,看看我白秋是怎么利用这车药撬翻地球的呢!」说完我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赵志也笑呵呵走开了,只剩下李铭一个人站在那里,闹了个大红脸。
  我先回到厂部自己的办公室里,反锁着门想了半天,在纸上画来画去。中午吃饭后,我打电话从市内将雯丽和潘莉都叫到了厂里,三人关着门合计了好半天,到了晚饭前,终于弄了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营销策划出来。
  一、有关市政府拿药的事情厂子里严密封锁,不得走漏消息,本厂职工自买药物从今天开始做严格限定,每人每月限购一件,同时从厂里提货必须经赵志、我、雯丽三人中一人签字认可才行,以上从厂部私人购买的按零售价结算。
  二、飞龙厂取消加班,产量减半,适当调高产品的出厂价到原来的一级批发价。将现在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定为「普通版」,计划逐渐减产直到停产。特别是江陵市及周围地区,只发广告招贴,上架货物数量仅维持在以前的三分之一左右,取消一切赊销铺货计划。同时在报纸上发公告,说现在「生命原液」由于进口原料短缺造成产量锐减,但工厂将极力恢复生产,坚决反对药店和销售中间环节借此炒作大幅提价、从中渔利的现象。
  三、最快速度投巨资进行包装招标,重新设计包装,并将产品分类由原来的一种调整为四种,即「秘製版」,「特製版」、「精製版」和普通版,重新制定价格。厂里严格封锁配方,投料车间进入一级戒备。同时安排老孙重新简单调整配方,以保证疗效和价差的合理存在。
  四、改变原有广告词,由原来的「生命原液,生命之根,力量之源!」改为「提高生命质量,重启生命历程,新生活,从生命原液开始。」在江陵和本省的电视台和主流媒体上以销售额的十%开始进行广告投放,加大密度,但篇幅要短,只打产品名,不打工厂或公司名。
  五、具体人员安排为:雯丽负责全面营销调整,广告投放和包装更改由潘莉负责,产品配方调整由月琴督促秀英盯着老孙负责,新产品生产及投放计划由李铭负责,总指挥当然责无旁贷落在我肩上。
  「一个月内做好所有的产品换型準备工作,一个半月内所有片区必须保证新品上柜。」当我以斩钉截铁的口气说出了心中希望时,在座的雯丽和潘莉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时间的确是太紧张了。
  天,一下就变了。春节前还是我们求爷爷告奶奶请人帮忙推销的产品,一下成了洛阳纸贵的金元宝,从江陵开始一股抢购热浪辐射全国,对生命原液的需求与日俱涨,各地要货的单子如雪片一样飞来,要求成为代理经销商的公司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市内销售处的传真、电话在工作时间全部成了热线,雯丽和赵志的手机先后关机以避风头。
  价格也是一路飙升,原来普通版的零售价格从十四。八元/盒疯涨到了最高十八元/盒,报纸上发的公告成了没用的摆设,大家都想买,但人为造成的缺货现实让价格居高不下。厂门口被前来要货的小车大车挤得水洩不通,赵志、雯丽首当其冲,被要求现款高价购货的求购者包围着,弄得焦头烂额、苦不堪言。但我早订了铁律,价格一分不许涨,回答只有两个字,「缺货!」这个我作过计算,由于取消了出厂价什么的,以零售价每销售一盒厂里的利润就由原来的五元增加到了十元,基本是卖一盒赚以前两盒的钱。当然,这点钱肯定不是我的目标。
  幸亏我躲了,平日里的低调让很多人都不认识我这个总经理,都以为赵志下面就是江总了。躲在大哥和雯丽的身后,避免了许多纠缠。
  但就是这样也没完全躲过,至少有两条线牵了过来,一个就是我那江陵市工行的同学~~杨威,他不知怎么打通了我的电话,说要找雯丽却联繫不上,只好通过我要点货,让无论如何帮个忙。「要多少?」我笑着问他,「你给无论如何解决一件吧,价格高点都可以,亲戚朋友太多了,老的少的都听说好。」他轻鬆的口气中似乎早就没了当初横眉冷对的蹤影。「这样吧,厂里领导有规定,价格一分不能涨,十四。八元的价格我调给你两件,明天过来直接到厂里找李铭厂长就行了。谁叫我们是同学呢,而且不打不成交嘛!」我爽快地答应他。「是啊,不打不成交。白秋,那就多谢了。」电话那头杨威的话里一片感激和敬意。
  看看周围没人了,才研究完工作,莉儿递了个条子给我,抛着又甜又媚的迷人秋波撒着娇说,「冤家,奴可就求你这一回了,你千万给签个字。」我一看原来是厂里的调货单,最近这玩意儿特抢手,谁都知道只要有我们三人的签字,货一出厂门口就是翻番啊!
  「你要这两件货干什么?」我笑着问她,「春节时家里父母和姐姐他们都想拉你去坐坐,我帮着挡了,说才旅游回来等两天,而现在忙成这样实在没有时间。他们前两天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他们在龙腾公司上班,他们问是不是捣鼓这个红透了的生命原液的公司,我说是的,他们让我帮忙弄点,我也不好推辞。」说到这里,莉儿的柔胰轻轻抚摸着我的胸膛,纤纤玉笋从胸前滑过,「白秋,就这一次,下次再也不敢了,如果你实在为难就算了。」
  我看她眼圈都红了,梨花带雨的娇媚模样实在让人心疼,拿起一张白纸写了个便条递给她,「十件,够了吧,钱不着急,实在不行用我的工资抵上。」一听我这么说,莉儿扑进我的怀里高兴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莉儿找了三家广告公司进行新品包装招标,我在招标会上简单谈了设想,要求他们在三天之内拿出一整套的设计图案,每套设计费为廿万。每个产品就是五万啊,这个价格在江陵算是很高的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三家公司都在规定时间内拿出了方案,我给另外两家各扔了二万元辛苦费,要求他们签下协议将落选方案一併交给我们。
  最后「新思维」广告公司将三种方案做了综合,提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包装造型出来。充满富贵和祥和的金黄色成了秘製版的主色,特製版是紫色的,精製版是偏于冷色调的淡绿色,而普通版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适当改进,以白色为基调。同时,外包装的盒型和大小都有明显的区别,特製版和秘製版都调整为十六支,秘製版里还赠送小玉瓶装的十六粒「固本延年丹」(少点好,多了就不值钱了)。这样一下拉开了差距,但即使是最便宜的普通版看起来依然很别緻精美。
  后来我找机会和这个「新思维」的老总刘正楷做了交流,原来他是跳槽出来新开的这家公司,而这笔业务是他们的第一笔大业务,破釜沉舟的精神终于获得了我和潘莉的认可,这让他高兴了一夜,廿万对当时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救命钱啊。
  我们探讨了成功产品和包装的关係,像海南养生堂的「清嘴含片」、「小麻籽」什么的,产品很一般,主要是包装很有创意,最后取得了成功。后来我们和「新思维」继续合作,在龙腾推出儿童维生素泡腾片的时候,他们设计的砂漏计时包装成了小孩最喜欢的玩具,而我们的产品也随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一切都很顺利,就剩下老孙了,但这里却发生了一点小问题,事情的由来是这样的:和「新思维」的刘总正搅得头晕脑胀,出门说透透风抽枝烟,月琴风摆杨柳一路走了过来,我抬眼一看,顿时有了兴趣。原来骚货这天的打扮真是风情万千啊,上身是洋红色大翻领复古袖紧身毛衣,一对奶子鼓鼓地,下面是熠熠发光的黑色小羊皮直筒包臀皮短裙,屁股翘着,腿上是深灰色天鹅绒长袜,修长而精緻,脚上是一双性感妩媚的砖红色尖楦麂皮绒面扁高跟中统靴子,随着骚蹄晃悠着骚韵绵长,外面敞着怀披了件驼色羽绒短大衣。
  我一看她过来,连忙叫住了她,「干啥呢,我的辜小姐?」「正找你呢,」月琴大方地停在我的面前,抛了个媚眼过来,好家伙,得了潘金莲的真传,苦心磨练了一阵,杀伤力非同小可,一下我的鸡巴就有了感觉。「白秋你个死赖皮,你不是说安排我去找秀英给老孙下任务吗?我觉得自己单独去肯定说不清楚,还是我们两口子一起去算了。」看看周围没人,月琴的口气有点野。
  「姑奶奶,你低点声好不好!」我连忙哀求着,「里面潘莉还有广告公司的正说事呢,千万别让他们听见了。」「就知道你的金莲,不把我这个玉楼放在眼里,」月琴说是这么说,声音却小了下来,「走,今天你跟我一起去,两下把事情说完了,我也算完成任务了!」月琴硬是亲热地拉着我到了GL八的旁边。
  望着她高翘的屁股和背形,内心突然有些突发的眷恋,我定一定神,把思绪带回现实中。「不行,我实在没有办法去。昨天谈到三点,今天从早上九点开始到现在,脑袋嗡嗡地,没法开车啊!」我有些讨饶地求着月琴,「有什么呀!不就是开车嘛,你不行我来。」雯丽笑着向我伸过手来要钥匙。
  「你行吗?」我有些怀疑地问,「你这自动档的车,跟傻瓜相机一样,谢娟早带着我出去练了好多次了,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到江北的九龙水库去玩,回来全是我开的。」我有些呆住了,自己就一个脑袋,时间又只有这么多,看来没注意不明白的事儿还多啊!
  管他的,随着她去吧。我听天由命地将钥匙交给月琴,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繫好了安全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无照驾驶啊!
  月琴上车后却没有马上发车,从座椅下拿出一个鞋盒来,里面有一双橘色方头平跟休闲鞋,她先换了鞋。我笑着说,「不错啊,习惯很好嘛。」说着我将那双砖红色尖楦麂皮绒面扁高跟中统靴子一把抢了过来,放在怀里一只只拿着慢慢欣赏抚摸,还放在鼻子旁闻着那皮革和略带点汗味的特殊气息。
  「昨天才买的,喜欢吗?」月琴看着我得意地献着媚,一脸的风骚,让实在有些冲动。「不错,骚货配骚靴,月琴,今晚你可要用骚蹄子蹬着这双红色的高跟靴子让我好好弄弄了。」「终于想起人家了啊,好几天了,不是月娘就是金莲,就把人家晾在一边。」月琴带点幽怨地瞪了我一眼打燃了车。
  一路上我欣赏着掌中的宝物,有一句没一句和月琴唠着,她开车的技术还不错,比我想像的强多了。看到这里,我有感而发,「月琴,你和春花到江陵大学学得怎么样呢?」「才开学,只上了两次课,班上评我们两个为班花儿呢!」「别说这些了,我不希罕,你们好好学习,考个第一第二什么的,给我也给自己争口气啊,现在你也是繁花的副总了,春花即将当上云凤的经理,就怕别人在后面捅我的脊樑骨,说是『任人唯亲』啊!」
  「白秋,你放心,我月琴绝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这辈子,我跟定了你,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月琴看着前方,毅然决然的表情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莉儿来,她们两个许以时日,应该不会比雯丽差多少呢。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好了干好了有奖励!」我笑着鼓励着她,「什么鼓励啊?是不是好好弄人家一次。」月琴恬不知耻地发着浪问着我,「就凭你现在还不够格说这话,今天把老孙摆平了还差不多。」我笑着打趣说,「不过,我想该给你和春花配辆车了,事情越来越多了,有个车方便些。」
  一听我这么说,月琴有些激动起来,但很快压抑住自己的喜悦,将车平稳地停在了医院宿舍的停车场里。
  我们一起上了楼,月琴穿着才被我细细把玩了一番的砖红色高跟中统靴子,亭亭玉立地站在老孙家门口敲了几下,门开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来,「坏了,我怎么把什么都忘光了!」
  开门的不是别人,俨然正是老孙,一切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