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迷踪奸影 第十四章 枪火

时间:2018-07-10 杀气袭背而至。
  张洪何其灵敏,侧身就地一滚,顺势搂住身下少女的脖子强使她扭过身站起来。
  背后的灌木丛中赫然两管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
  两个山民装束的青年男女刚刚潜伏至此,没料到男人反应会如此迅疾,只得改变偷袭的计划现身出来。
  眼下的形势一目了然,五个人均是赤精条条的,空气中充斥着浓厚的性臭味,淫靡的场面让两位未见过大世面的年轻猎人不敢正视,但他们无需推断已然知晓眼前的就是恶魔张洪和失蹤的四个大学生。
  「张洪,你跑不了啦,放下枪投降吧。」两人分开一段距离,準星稳稳地锁定不断在文樱身后晃动的男人的脑袋,六个对一个,他们坚信恶魔今日难逃法网了。
  张洪粲粲笑道,「谁放下枪?这句话应该由老子说,没看见老子有人质在手吗?」短筒猎枪枪口抵住文樱的太阳穴。
  「放开她!」
  「放下枪!」
  欣莲怕李三儿受影响,忙道,「三哥,千万别上他的当,咱们放下枪他也不会放人。」
  「莲妹说得对,咱们就耗着,他敢动那姑娘一根毫毛咱们就开枪。」
  张洪笑道,「你以为老子不敢动手吗?」话虽如此,他还真不敢随便动,就好像牌局一样,底牌谁都不想先揭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静得只剩下风声和心跳。这样耗下去还真不是办法,刚才的淫玩体力透支太大,迟早坚持不住。英雄几十年难道就要在这个小阴沟里翻船了?
  妈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张洪有些焦躁起来,看看四周,欧阳惠和张忠禹都塞了口捆在树上动弹不得。
  文樱在自己手里虽是半死不活的,还是得谨防这个倔强的小妮子趁机逃脱,唯一的变数应在那个小子吴昊身上,眼下虽被吓得龟缩在树后,但一双小眼还在滴溜地转。
  张洪与吴昊的眼光两下微微一接触,似乎有了意会。
  欣莲正聚精会神地凝视前方,忽听身边有些响动,连忙飞眼一瞅,却见一个光溜溜的大男孩畏畏缩缩地往她这边靠过来,不禁俏面飞红,不疑有他,啐一声道,「快,躲到我身后去。」
  吴昊求之不得,忙站到玉人的身后,贪婪地打量着她美好的身姿,长途跋涉使她粗布条格外衫背心上也渗出隐隐的汗渍,把成熟女人的体味发散得淋漓尽致,丝丝缕缕不断刺激着男孩的视觉和嗅觉,挑动着他刚刚被张洪挖掘出来的淫念,升腾起一种要紧紧搂住女人融化到她身体里的冲动。
  他这样想,就这样做了。
  女人猛然间被两条胳膊用力抱住,一惊,本能地挣扎起来,厮扯间,枪掉在地上。
  李三儿听得女人的惊呼,不由侧头看去。
  「呯!」
  「呯!」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先后两声枪响,男人面对面站着,血浆从一个人的肩头和另一个人的胸口同时迸出,像一朵紫红的鲜花,不停地绽开,怒放…
  …
  李三儿怒目而视,片刻,颓倒在地。
  「三哥……」欣莲撕心裂肺地尖叫,不知哪来的力气,轻易地挣开了吴昊的束缚,扑到李三儿的尸身上嚎啕痛哭起来。
  突然,她抓起李三儿的枪从地上弹起来,可惜张洪早已有备,狠狠一枪托扫在她的头上,女人闷哼一声就此人省不知了。
  宁静的夜,湖畔升起小堆的篝火,映得四下里血一样红,却映不红人们灰白的脸。
  欧阳惠和文樱紧紧地偎依在一起,张忠禹依然紧缚在大树上,只有吴昊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提着一根木棍来回逡巡。
  不论何种目的,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个人身上,一个新俘虏的正被双手捆束高高吊在大树丫子上的女人。髮髻散开了,满头的乌丝披了一头一脸,胴体被剥剩下月白色的胸围子和内裤,裸露在夜风中吹得起寒皱的大腿羞耻地绞在一起,几根细黑的腋毛显得格外刺目。
  欣莲醒来时就是这姿势,她感觉手腕已经失去了知觉,手臂撕裂般的生疼,但她就是咬着牙不作声,她的眼前只有通红的血,从李三儿胸口翻涌的血,灭绝了她的爱和生命的血,她痛恨所有人,包括那几个大学生,他们和恶魔是一丘之魊,要不她的三哥也不会枉死。刚才,有个女孩子过来可能想安慰她,被她的厉色吓了回去,她恨不能死,恨不能让这里所有的人死!
  张洪从小屋出来了,肩头包扎了一下,手里提着一根荆条,眼色阴沉得可怕。
  径直走到吊在空中的女人,荆条把脸前的头髮拨开,细细端详之下微微一震,这女人真有味道。
  欣莲个子不高,皮肤微黑,乍看之下似有些平常,然秀眉斜飞入鬓,星眸晶亮,脸廓清朗,双唇厚实性感,胸间鼓涨,似要破围而出,小腹微收,堪称盈盈一握,实在集山里人难得的灵气和特有的野味于一身,有如山间的灵狐,野性十足又媚力无匹。
  一条火流从男人的丹田窜起,受伤引发的狞恶被淫慾压过了大半。
  他伸手往那张俏面上抚去,「小妹妹,哥哥我……」
  「呸!」一口唾沫啐在他脸上。
  张洪怒上心头,也不揩拭,狠狠一巴掌就扇过去。只听一声脆响,打得欣莲整个身子打了个转又转回来,一侧脸上出现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欣莲圆睁着眼盯着眼前的杀夫仇人,眨也不眨,「呸!」又是一口啐过去。
  张洪又是一巴掌,几下下来,欣莲的头部已疼痛开裂,两边的腮帮肿起老高,牙床全部都鬆动了,但倔强的她似毫无所觉,努力集起口里的一点水分顽强地啐过去,溅落在张洪脸上的已不是口水,全是星星点点的鲜血。
  张洪怒极而笑,「好,有种。老子佩服。」他拉住欣莲的胸围往外使劲一扯,两颗脱跳的乳峰立马弹现。
  「淫妇就是淫妇,奶头都是黑的。」他拧住欣莲深色的乳头,像上螺丝一样紧过去。
  女人咬紧牙关强忍着胸口突如其来的剧痛,根本顾不上张洪满口的淫词秽语。
  其实山里女人在外奔波的日子多,哪有时间象城里姑娘那样去保养,乳头大都因长年与粗布摩擦致使色泽深沉自是常见。张洪岂会不知,不过是故意口头上羞辱她而已。
  张洪见女人仍一声不吭,把手一鬆,提起荆条就抽,荆条是新砍的,带着毛刺,一鞭下去就是一串血沫横飞,不伤筋骨专治皮肉,连接几鞭下来便见欣莲痛得在空中翻滚扭曲,可张洪偏生专往女人的柔软处、隐密处下手,乳房、腋下、小腹、臀部,鞭落如雨,丝毫不给女人喘息的机会,女人终于经熬不住,大声哭叫出来。
  「服了老子就停手。」
  「畜生,做梦!」
  又是一阵疯狂地鞭笞,直至欣莲週身鲜血淋漓不成人形,奄奄一息了,可始终不曾向男人低头,张洪自觉无趣,便住了手。叫吴昊打水过来把她身上的血迹洗去。
  这一场暴虐看得其他人惊心动魄,尤其在文樱心里掀起了巨澜,世间竟有如此烈性的女子,想到自己也数次反抗终于还是忍辱屈从就羞愧不已。现在连唯一的救星也落入了魔掌,她们还会有几天日子好活呢?
  阴云沉沉地压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