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八章

时间:2018-06-13 「唔……小母狗……还没爽够吗?该……该你来伺候我了……」裘董从她两腿间站起来,满嘴都是湿亮的痕迹,欣恬背倚着大镜子、赤裸娇躯彷若被抽去脊骨似的,瘫软在大理石洗手台上。
  「我……不行……人家……没力……没力了……」她激烈而虚弱的喘着气,和裘董兴奋如野兽般的浓浊呼吸彼此相应。
  「别撒娇……不行也得行……给我下来……」
  淫慾正炽的裘董可不管她还有没有体力,粗鲁的把她从洗手台上揪下来,欣恬怕摔到地上,只好勉力伸腿撑住,只是脚一着地双膝就软了下去。
  「过来这里!」裘董一把扯住她的头髮就要拖着走!
  「啊……别……别拉……我……我会听话……」欣恬痛得眼泪差点滚下来,喘哼哼的哀求裘董。她这么一叫,原本亢奋过度的裘董倒清醒了几分,当下也感到自己下手太粗鲁,这个全身赤裸裸趴跪在面前的可怜小美人,早像条宠物般屈服在自己淫威之下,此刻应该好好享受她心甘情愿的服务,何必再使用暴力呢?
  想到这里,他心软的鬆开欣恬湿漉漉的长髮,退到马桶前坐了下去,用命令的口吻道:「好吧!让你自己表现,爬过来这里!」
  欣恬发抖的低着头,虽然已经说好要屈服在这可恨的男人跟前,但她从小到大从没这么悲哀过,以前都是男人迷恋她的姿色,现在竟然要像条母狗般爬到男人脚下、用一丝不挂的身体来取悦他,而且还不是自己所爱的人,只是一头肥丑恶心的猪。
  好不容易克服了羞耻心爬到裘董跟前,他大喇喇的开着腿,那条丑陋的肉棒已有点软了下去,猥琐的半举在毛茸茸的下体,欣恬知道又得帮它勃起了,虽然并非真的心甘情愿,但她不想等着被裘董像唤狗一样命令,于是暗暗的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主动伸出纤手,握起那条半软的阴茎,两片香唇缓缓凑上去……
  「等一下!我有叫你用嘴吗?」裘董在她嘴唇快碰到龟头前,突然伸手捏住她双颊。
  「我……我……」忍着羞耻主动地为噁心的男人口交,结果还招来更大的侮辱,欣恬为自己的卑贱感到无比的痛苦,只觉得当时体内血液彷彿要凝结、躯壳和灵魂都不属于自己。
  「你怎样?还有理由吗?我有叫你动作吗?别自作聪明知不知道?」裘董一边说、一边还抬起脚掌拍打她的脸蛋,欣恬缩着脖子像被恶童欺负的流浪狗般不敢反抗。
  其实裘董就是要一吋一吋残忍粉碎她的尊严。眼前这得天独厚的灵秀美女,一直都活在男性倾慕的眼光下,虽然她并不骄傲自负、反而还是甜美易近的那一型,但这种女孩子内心其实还是有优越感的,若不彻底摧毁她的自尊,让她觉得自己抬不起头,就无法将她变成乖顺的宠物。
  「那……到底……要我……怎样……」欣恬果然无法承受连番而来的屈辱,神智变得恍惚而浑沌,近乎哭泣的问着。
  「我想尿尿,你躺下去把腿打开!」裘董说完,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把将她推倒,要她仰天张开腿,接着还逼问她:「告诉我!你的阴蒂长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欣恬难堪的别过脸、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不知道?要不要我找DAVID过来问!看他知不知道?」
  「别找他……」欣恬思绪一片混乱,心情随着被厌恶的男人用言语虐待而高亢起来。
  「不找他可以,你自己用手把阴蒂剥出来给我看!」裘董抓着她的光脚ㄚ残忍的命令。
  「在……在这里……」欣恬屈从的用纤指拉开自己红润润的耻户,一对鲜嫩的小阴唇向左右两边分开,敏感的肉蒂从绽裂的包皮间露出一点头。
  「这么小谁看得到?指给我看!」裘董继续逼着她!
  「在……这里!……看到了……可以……合起来了没?……」她指尖颤抖的微指张裂的耻户顶端,哀羞万分的苦苦央求。
  「很好!就维持这样,不准放手,腿也不许动……」裘董站起身,手握着鸡巴,把龟头对準欣恬毫无防御的下体。
  「要作什么?……别……别这样……」欣恬似乎意识到裘董的企图,嘴里喊着别那样,却没勇气夹起腿。
  「不准动……要来了……」只见龟头微抖涨了一下,一泡热尿淅沥沥的洒下来,强劲而準确的激射在欣恬自己用手剥开的耻户顶端。
  「呀……髒……髒死了……讨……讨厌……呜……好烫……好麻……呜……不要……不要……」原本应是飘逸芳香的秀髮,此刻狼狈的黏贴在脸颊、还在湿答答的磁砖地铺散开,她不断弓动身体想减缓敏感肉豆被刺激的难耐!
  「剥开一点!你看看自己是什么骚样!阴蒂已经变大了!」裘董一脚踩在她雪白柔滑的大腿根,毫不放鬆的把尿射在可怜的肉花上,两片鲜红的小肉片被沖得乱翻乱颤。
  「没那回事……别这……样……啊……啊……」她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想继续接受裘董的凌辱、还是想要躲避,虽然有在扭动哀叫,但明明自己可以合起来的双腿却还心甘情愿的张着,而且手指更用力的拉开耻户,任由发麻的肉蒂充份而彻底的接受热尿洗礼。
  「唔……爽!」裘董总算尿完了,紫色的龟头前端还悬着尿滴,他坐回到马桶上,手扶起丑陋的生殖器命令着:「过来!用舌头帮我弄乾净!」。
  可怜的欣恬正两腿开开的躺在满是尿骚味的地板上喘息,她竟差点被裘董用骯髒的尿液沖淋私处而达到高潮,因为自己身体这种无耻的反应,使她更加失去自信和骨气。
  在裘董恶声催促下,她六神无主的爬起来跪在他两腿间,伸出红嫩舌片,一口一口的舔去马眼内的残尿,痒痒的舒服感觉使得原本软下去的肉棒又迅速膨胀起来,裘董拿起莲蓬头为埋首在他两腿间舔屌的裸人儿沖净身体,低头见她两粒白嫩嫩充满弹性的大奶子随着身体动作而一震一震的跳动,突然心生一计。
  「你奶子这么大,有用来帮男人洗过奶浴吗?」他拉起欣恬的脸问道。
  「……」欣恬一脸矇眬迟滞,看来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来!用手捧着自己乳房。」裘董索性直接教她自己扶着那两团丰嫩奶球,然后把毛茸茸的臭脚伸到她面前:「用你淫蕩的大奶子帮我作全身按摩,从脚底开始!」
  以往在男人面前古灵精怪、根本不会被佔到便宜的欣恬,不知何时起已变得不敢反抗,她乖乖的一手捧着裘董的脚ㄚ、一手扶着奶子,倾向前用柔软丰嫩的乳肉按摩他有点粗糙的脚底板,裘董直感如水球般滑溜美好的触感包围着脚掌、还有硬烫的乳头磨得脚底既麻又痒,简直要酥到骨子里似的。
  「唔……真不错……正点啊……旁边有润滑液……自己加……加上去……」
  他微微皱起眉头合上双眼、丑陋的身躯瘫在马桶座上,欣恬找到放在旁边的润滑液,满满的淋在自己双乳,再度捧起裘董的臭脚,将它夹在乳沟上下搓揉。
  「啊……好棒……你真会……你不是没作过吗……怎么这么会作……你别骗我……你一定常去兼差……对不对……」裘董畅快的呻吟着,另一只脚也没闲,而是伸到欣恬跪在地上的两腿间,用脚趾头拨弄她滑烫的耻缝。
  「嗯……没……有……我没有……」欣恬虽然嘴里反驳,但仍低着头努力工作,敏感的肉洞被男人用骯髒的脚趾头挑逗得痒意迭起,忍不住红着脸一直地娇喘,有时跪都跪不稳。
  「过来……换洗我老二……」裘董被她用大奶子揉脚ㄚ揉得心痒难耐,肉棒早就硬梆梆的矗立在毛丛上,他拿起预备好的持久药丸吞了进去,一把将欣恬拉近两腿间,让她胸前两团肥嫩的肉球紧贴着下腹,被光滑乳肉挤住的怒茎兴奋的抖起来。
  「哼……」欣恬只觉胸口上压着一条勃动的硬物,温度高得好像会烙在肌肤上。
  「唔……真好……抓着奶子……你知道怎么弄吧?用心点……」
  在裘董半逼迫指导下,欣恬自己抓着两团乳房往中间挤,然后一上一下的抬动屁股,盘满怒筋的黝黑肉棒就包覆在雪白奶肉间淫秽的吐没……
  对男人来说这简直是登天的享乐,但对体力透支过度的欣恬而言,却是十分辛苦的工作,不消一会儿功夫,她额头鼻心已渗出细汗,动作也愈来愈迟缓,然而裘董却才刚舒服起来。
  「唔……真爽……妈的!弄快点……舌头也要用到……」他继续逼迫唇色苍白、娇喘嘘嘘的欣恬卖力抬动娇躯,还要她吐出嫩舌边舔着在乳沟间吐没的紫裂龟头,这样又弄了将近十分钟,欣恬实在撑不下去,连再动一下的力气都没了!
  「我……我不行……真的……没力气了……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妈的!……真没用!老子正爽呢!」裘董一把推开趴扶在他两腿间、玉体软绵绵的欣恬,不过并不是让她休息。
  「没力气作这个,帮我洗屁眼总行吧!过来!」他双脚抬到马桶坐上,无耻的张着腿,只见鬈浓的体毛从下腹延伸到肛门附近,十分的丑陋噁心!欣恬无奈的撑起身子要去拿莲蓬头。
  「妈的!叫你用奶子当海绵帮我洗,不是用水!」裘董怒斥道。
  可怜的欣恬咬着唇爬过去,用丰软的乳肉和勃硬的奶头磨擦裘董龌龊的股缝和肛门,同时还得手嘴并用的为他吸抚肉棒。
  「哦……真好……当皇帝……也不过这样吧……有你这条听话的小母狗……我就够了。唔……对……就是那里……激烈一点……喔……你真是条乖狗……」他奖励的揉着欣恬头髮。
  「我……不是狗……」欣恬喘哼哼、口齿不清的反驳,但明明向狗一样被主人称讚的她,连自己都搞不清怎么回事,竟还莫明奇妙的更卖力起来。
  「好了!过来这边……我要给你奖励……」裘董拉着她到浴室角落的一片充气软垫上,他自己先躺上去,然后要欣恬屁股面向他的脸趴在上面。红润的耻户和精緻的菊肛一览无遗的尽入她所厌恶的男人眼底。
  「刚才你帮我洗,现在换我洗你。」裘董手拿着两根肥皂雕成的假阳具,一支如实物般粗,另一支只约姆指粗细,他先用较粗那根的龟头揉挤着眼前红嫩的小肉片和阴蒂芽。
  「哼……」没多久欣恬玉体开始颤慄起来,柔软的手紧抓着裘董毛茸茸的小腿。
  「看……你好喜欢被这样弄吧?肉豆一下子就变大了……」裘董兴奋的刺激着鲜艳的肉花!
  「……不是……不是的……你……乱说……」她言不由衷的反驳,整个人却完全瘫在男人身上胡乱爬抓。
  「要放进去了!如果你不想,现在就可以爬走啊!嘿嘿嘿……」屁股下传来裘董可恨的淫笑和羞辱。
  欣恬心里又恨又悔,她已经没办法抑制想要被充实的身体,从进入会议室落入陷阱开始,接受到接踵而来的性虐和挑逗,这些男人却不让她得到高潮,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抛近云端,却又无声无息的落下。
  「干!想吃又装纯情,不是不要吗?叫你爬走你还不要脸的把臭屄停在老子面前,想爽的话就好好帮我吸老二吧!」
  裘董把握住机会极尽所能的羞辱她,欣恬默默的垂着泪,顺服的张启双唇将丑恶的肉棍吞入嘴里,她已经彻底看不起自己了,为了追求肉慾竟然肯作这样的事!
  「很好!要动起来!我也要给你快乐了!」裘董用水沾湿肥皂阳具,抵在红润的耻洞口慢慢旋转挤入。
  「呜……」含着老二的欣恬忍不住发出闷哼,雪白美丽的屁股也主动抬起来方便裘董塞假阳物。
  「真贱……呵呵……」裘董简直快乐疯了,没想到半个月前还遥不可及的仙女,此刻被他这样糟踏羞辱、竟然还表现出迎合放浪的模样,这是他以往日想夜想,却只有在梦中才能享受到的美事。
  或许是过度兴奋,不觉中已把粗大的肥皂阳具完全塞了进去,只剩不到一厘米露在外面,原本小小的耻穴被撑成大圆洞。由于肥皂滑不溜丢,加上窄紧的阴道会不停收缩,他只消用一根手指压着底部就能轻鬆的推送起来。
  「唔!……唔!……嗯……」伏在男人身上的欣恬,玉背一下子弓起、一下子压直,就像条努力在爬动的肉虫,为得只是让塞满阴道的滑棒能不断进出。
  「舒服吧?再卖力点照顾我的弟弟,我就让你更享受……」裘董一根手指头按住肥皂棒让欣恬自己动,又拿起那根细的肥皂阳具,顶在她小巧的菊肛中心轻轻旋转……
  「呜……」美丽湿亮的胴体更激动的颤慄起来,扭着屁股好像饥渴的等它插入,口中的小嫩舌也努力讨好那条让人羡慕的肉棒。
  「唔……你真乖……我决定让你……升天……」裘董一用力,肥皂龟头无声无息的顶破菊门没了进去!
  「哼嗯!」剎那间欣恬只觉得脑海轰然一片,裘董一样将那根较细的棒子插入到只剩一点点在外面,肛门也被撑成胀红的小洞,然后他用同一只手的姆指和食指抵着两根棒子的底部,又开始一进一出的推动起来!
  「嗯!……唔!……嗯!……唔!!……」
  欣恬简直吃足了苦头,相隔只一片薄膜的两处肉洞各夹着一条硬棒,稍一使力就同时咬紧,让她有天昏地暗的充实感,裘董有时让棒子轮流进出、有时更恶虐,把二根棒子同时挤入听她哀鸣,肥皂泡从大小肉洞口不停冒出,雪白的股缝上黏满丰富的泡沫。
  这样弄没多久,她的身体就已急促的抽搐痉挛,十根修长的玉指深陷进男人大腿肉里,小嘴拚命的吸吮肉棒,背部呈现完全弓起的亢奋姿势。
  「起来……赏你真的肉棒……」裘董移开一只手指,塞在嫩穴里的白棍立即被阴道挤出来,他要欣恬自己用手按住在肛门口的肥皂棒,然后在小穴里套进他的真肉棒。
  「呃……」欣恬哀喘着一手捂在股沟,一手握起男人硬烫的阳物,小穴找到位置后慢慢的坐下去……「哼……哼……」火热的龟冠一吋吋顶开肉洞,血肉之物比起肥皂棒美妙太多了!当龟头抵到穴心时她迟疑了一下,接着闭上眼一次坐到底!
  「呀……」甘栗的刺激使她甩动湿发大声呻吟出来。
  「真紧……小骚穴湿成这样……自己动!」裘董舒服的躺平,双手扶着美人的柳腰,她白嫩的屁股压在他肚子上,不需特别去管,肥皂棒也不会自己从肛门跑出来,一脸朦胧的欣恬娇躯略向前倾,双手按在男人小腿背上,开始努力的扭着屁股上下坐动。
  「哦……真不错……唔……再快一点……呵……呵……你好浪……我的小美人……哦……」
  随着裘董满足的呻吟,欣恬的姿态也愈来愈不堪,只见她揪着眉头「哼哼哈哈」的喊着,两粒乳房随着身体动作而激烈耸跳,丰嫩的臀肉撞击在男人肚圈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在她股缝和裘董下腹的交合处,有一黑一白的棍子随着屁股起落而倏隐倏现,那是肉棍和肥皂棒同时进出两处肉洞的淫靡景象。
  由于欣恬刚才已被肥皂棍玩得快高潮,因此这样淋漓交合没多久,美丽胴体就毫无预警的升起一阵急颤,原来已是不支快感而先洩了身,她软绵绵的趴倒下去,伏在裘董双腿上喘气。
  「真过瘾……再来……」
  裘董却还没丢精,直起上身对欣恬展开另一波主动的攻势,他将欣恬放倒在软垫上,然后双腿像剪刀般相互夹着对方下体,当场如双头蛇似的在垫子上蠕动交媾起来。
  「……哼……嗯……哼……」原本筋疲力尽的欣恬,没多久也跟着他扭起来了,一对修长均匀的玉腿把男人身体夹得紧紧的,还捧着他的大脚贴在粉脸上磨擦。
  「舒服吧?……告诉我……喜欢这样吗?……」裘董也扳着她白皙的脚趾头一根根在吮舔,鼻息混浊急乱的问道。
  「嗯……舒……舒服……」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作什么的欣恬,配合男人扭动她雪白惹火的胴体,兴奋而含糊的回应着。
  两人这样在软垫上淫秽交缠扭动了一阵子,都已激动的快喘不过气,裘董拉开欣恬紧夹不放的美腿爬起来,将她拖拉到大落地窗前,要她站着弯下腰、双手还得按在地上,像母狗一样高翘着屁股。
  「腿开一点……我要进去了……」他一把扶住欣恬柳腰、一手握着肉棒,把龟头顶在湿红的耻缝口,话没说完屁股就往前挺,怒茎毫无受阻的再度进到紧滑的阴道里!
  「呃……」只听得一声愉悦的娇吟,欣恬双膝微屈、踮起粉红色的脚趾头,两条雪白匀瘦的玉腿浮出绷紧的肌肉线条。裘董屁股一振、一振的冲刺起来,毛茸茸的下体「啪!啪!啪!」的猛拍着白嫩的屁股。
  「呀……啊……啊啊……呀……啊啊……」承受一波波无间歇快感冲击的欣恬,激动的甩着湿发,撑在地上的玉手忍不住往前抓爬;有时想伸到后面去抓住裘董扶她腰的大手,哀求他别那么粗暴,但每次根本还没触及到、就被大脑里天旋地转的空白给弄散力气。
  「呼……呼……」裘董也已快用尽力气,鬆垮的胸膛激烈起伏,他服了持久的药,因此体力虽已有点吃不消,离射精却还有断距离,可怜的欣恬早就被他操得虚脱,两腿根本站不住。裘董也无法一直扶着她身子,于是又再顶着她到洗手台前,让她上身伏在檯子上,从湿淋淋的嫩穴拔出充血的鸡巴。
  「好宝贝……你也想快点结束吧……忍耐一下……」他将硕大的龟头从穴口移至小巧的菊花心上。
  「呜……那里……不对……」半昏沉的欣恬迷迷糊糊的哀哼着!
  「乖……不这样……我就没办法很快射精……」他边安抚着欣恬、心里暗讚着这种持久药的威力,这款药他第一次使用,没想到在欣恬这等绝色美女身上可以逞这么久的兽慾而锁精不洩,连她紧得让人销魂的小水穴都拿它没辙,看来只有试试另一个更刺激的肉洞。
  他奋力扒开那两片肥嫩的臀肉,一种开苞的亢奋感油然升起,龟头已感受到被刺激而有些微充血的美丽菊花正不安的蠕动,这种好人家的女孩,肛门一定还未被碰过,想到这里裘董的体力又回来了。在持久药的效力下,此刻肉棒坚硬如铁,让他有种无坚不穿的自信,当下缩紧臀肌慢慢向前施压……
  「啊……那里不行……」欣恬感到一团火球般的硬物正挤开肛门,意识也醒了一大半,双手反伸到背后,想推开裘董扒着她屁股的大手。
  「来不及了……你忍耐一下……」裘董语毕用力往前一挤,紫色肉菇残忍的没进去!
  「啊!………呀……」她浑身痉挛的哀号出来,肛门虽不是第一次被插进异物,但前二次都是较细的东西,那像这次是又粗又硬的活生肉棒!
  「哦!……真棒……里面……好紧……好热……」裘董却舒服的要飞上天,紧得不能再紧的肉道里头,就像有团火在燃烧,真不愧是人体温度最高的地方,他慢慢把整条怒棒往里推。
  「呜!……不要……不要啊……」欣恬的指甲在裘董手背上留下数道红色的抓痕,两腿也痛苦得向上弯抬。还好她没多久前才被浣过肠、肛肠也用肥皂润滑过,因此痛归痛不致于受到太大创伤。裘董已经开始吃力的抽送起来,手指还一边挖弄她的阴道。
  「呜……呜……」渐渐的,欣恬也从挣扭变成顺服的前后蠕动身体。
  「喔……快出……来了……好利害……吃得真紧……」裘董绷紧全身,肉棒在肛肠里只能缓慢的推送,但一股强烈的吸力却已快将阳精逼出来。
  「我们……要一起丢……」他二根手指不忘激烈的抠插下边的小穴,欣恬也皱紧双眉辛苦的呻吟起来。
  「要来了!……喔!!喔!!!!……」裘董近乎粗暴的挖着氾滥成灾的嫩穴,如野兽般狂吼!没多久只见他肥躯一阵哆嗦,滚烫的浓液已一股脑在肉洞里爆开!
  「呀……啊!!……」几乎就在同时,女方也抖着腿丢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