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肉棒公主 第二章 乱伦之乐

时间:2018-05-11 二十年的时光飞逝,昔日的小婴孩已经长大成为一个少女──不,应该是少男──也不对,应当是一个正值青少年年纪的双性人才对。不过,由于她的外貌与女性几乎差不多,因此一般人也将这位公主当成是女性看待。
  事实上,若是以女性的标準来看,她绝对是一为美女;金黄色的捲曲长髮,水汪汪的蓝色杏眼,高耸的白色鼻子,细小的红色嘴唇,白色的嫩滑肌肤,不少她的父母所拥有的外貌特质,都可以在她的脸儿上找到,难怪她成为了一个绝色美人。胸围接近四十寸,双臂和双腿强劲有力,从不输给男孩子;不过,在这母
  系社会的国度里,女人从来就是比男人强壮,尤其是在床上,总是作主的一方。
  虽然,她的下体有一根长八寸的肉棒,特显出她的双性性徽;可是,她却不因此而自卑,反而把这根粗壮的肉棒引以为荣,十分喜爱这件独有的「武器」。
  事实上,在整个尼白地王国里,自从她出生而来,因为预言的缘故,没有人胆敢歧视双性人;当然,在这婴孩出生以前,整个王国就从来没有双性人的存在。
  奇怪的是,自此以后,在尼白地王国里,各地每年也总会有零星的双性人出生的报告;因为王室这位双性婴孩所受到的尊崇,这些双性人纷纷都被当成神人,父母总是倾家蕩产的培养她们。渐渐地,因为双性人受欢迎的关係,她们的身边自然地慢慢形成一大群的追求者,当中有男也有女。
  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给她起名为阿加莎,意思就是「仁慈的」,希望她将来可以成为一个爱民如子的贤君;可是,事实上,在阿加莎长大以后,她的「仁慈」
  却是随着自己的心情和喜好而有所波动。
  善于收买人心的她,对于当时王国当中大部分穷苦的百姓十分关爱,因而得到群臣的讚赏和父母的宠爱;不过,若是她的敌人触怒了她,她就从来不会对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仁慈」,就是不把对方置之死地,也会把对方狠狠的打一顿。
  她的性格,一方面温柔、体贴、平易近人、理性和冷静,另一方面却偏激、暴力、骄傲自大和冲动。
  人们往往只知道她那些正面的性格,却甚少知道她那些负面的性格,因为她十分善于说谎和伪善。她天资聪颖,文武相傅,文学、历史、地理、哲学、军事、经济、法律、生物、魔法知识无一不通,骑术、武术、射击、剑击、狩猎、运动无一不精,唱歌、绘画、凋刻、作曲、奏乐无一不能,又喜好学习,为人勤奋;可是,就是因为这些才能,使她心里目中无人。
  也许是因为继承父母的性格了吧,阿加莎也十分好色,宫中凡是长得英俊或美方的僕人、侍卫、大臣,不论男女,都无一未曾被她宠幸。追求的阿加莎王室贵族和富家子弟,不管是男是女,为了得到阿加莎的青睐,总会用尽办法引诱阿加莎与他们性交;可是,阿加莎往往只是把这些无谓的、不自量力的家伙当作性玩具一样,玩厌了就抛弃。阿加莎又特别喜欢与儿童和少男少女性交,只要是她看得上眼的,对小孩总是特别温柔,对青少年则特别友善,为的就是性爱的快感。
  她甚至还与亚历山德拉和马丁乱伦,尤其是马丁,自从阿加莎出生以来,他就已经被自己这位双性的孩子所迷倒,因此阿加莎自幼就与他同床共寝;当然,阿加莎的老师苏菲亚的阴户也是她自己的肉棒经常进出的地方。
  下午时分,柔和的太阳光线从王宫高大的玻璃窗透入室内,在地板上反射一片金黄色,如同肉棒射精的时候,在脸儿上喷出一片奶白色。跟二十年前比较起来,窗框上添上了精巧的凋塑,走廊上的墙壁的图桉花纹也增多了;似乎王室的经济比以前已经改善得多。
  一双嫩滑的小腿在这金黄色的地板上迅速经过,那人就是阿加莎的父亲马丁。
  纵然已经渡过了二十年的岁月,马丁的脸儿上连一条绉纹也没有;这是都是因为人类利用魔法的力量,廷长了寿命和青春的缘故。对于能够活到一百八十多岁(有的甚至二百多岁)的尼白地王国的人民来说,二十年算不了什么长时间,儘管昔日的婴孩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马丁的脸上露出一副诡异、淫秽的笑容,穿着短裤,急忙通过大门,来到王宫后方的花园。当他的脚趾趾头踏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的时候,一阵娇吟的声音忽然就从花丛当中传过来。
  当他听见声音的时候,就高兴地笑起来,朝着声音的方向前进;他跨过石涧,揭开花丛,终于来到声音的源头。那儿是一棵大树的树荫下;阿加莎俯伏在地上,全身赤裸,双手抓紧另一双嫩滑的小手,光滑的臀部前后急速晃动,似乎正在性交。
  阿加莎张开着红色的嘴唇,发出轻声的娇吟,散乱的金黄色长髮随着性爱的拍子晃动,那双白色的、丰满的乳房亦是如此,那粉红色的,如同葡萄般大小的乳头也喷出少许的乳汁,射在她的「猎物」身上;一滴又一滴的淫水亦从那如同花蕾般的阴唇旁边的小洞流出,可是那根长八寸的肉棒却连一点儿精液也没有溢出来。
  阿加莎的肉棒早就挺直起来,如同铁棒一样坚硬,弹药充足的阴囊也十分结实、饱满,阴茎和龟头都泛起淫秽的红色,如同火车般高速地在那湿润的洞穴里「行驶」。
  「啊啊……刚才我们说到那里啊……啊,对了……到底我的肉棒较大,还是妓院里的男妓的肉棒较大?」阿加莎问。
  「啊啊啊啊……当然是你的……啊啊,肉棒……较大……啊啊啊!」那被阿加莎压在地上的人软弱无力地、喘嘘嘘地、口齿不清地说。
  她的棕色长髮亦被弄得东歪西倒,嫩滑的双手轻轻地抚摸阿加莎的乳房,自
  己的那双古铜色的,充满阳光气息的乳房则不由自主地上下摇晃;在阿加莎疯狂的干炮之下,她那棕色的瞳孔完全失神,那樱桃小嘴连话也说不清了,然而所发出的娇吟声音却是十分清脆,音调高,如同在歌唱一样,拍子随着身体疯在摆动的节拍,「啊啊」的尖叫起来。
  至于在那直接受刑的女阴那儿,阴唇紧紧的环抱着那根粗大又诱人的肉棒,淫水如同溪水缓缓地流出;不过,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在阴蒂的上方,竟然长着一根长六寸的肉棒;似乎这位少女也是双性人。在阿加莎那嫩滑的肌肤不停刺激之下,这火红的肉棒早就挺直起来,龟头的末端滴出少许透明的液体,精液似乎快要从这红色的肉茎中爆发,却又未有马上喷射起来,免得把珍贵的精液浪费了。
  「啊啊……算了吧,你还是不要说话,继续呻吟吧……」
  「阿加莎,我可以加入你们吗?」马丁急忙走上前,温柔地抚摸阿加莎的秀髮,淫秽地说。
  「爸,你来得正好,我跟罗斯玛丽正干得兴高采烈呢。你也赶快脱下裤子,加入我们吧。」
  马丁还未来得及回应,阿加莎已经把他的裤子和内裤一起拉下,露出一根长六寸,皮肤嫩滑而且洁白的肉棒。肉棒的长度虽然及不上阿加莎,大约六寸左右,是正常的长度,然而。肉棒早就挺立,龟头的颜色如同烈火一样通红,一切已经準备就绪。
  「爸,你真是好色呢,你只不过是看见我们做爱而已,你的肉棒就已经挺起来了。」阿加莎说。
  「要不是我如此的性慾旺盛,你和你的妈妈又怎会喜欢我呢?」马丁笑着说。
  「是啊……」阿加莎话音未落,就拉着马丁的肉棒,塞入湿润的口腔里;然而,阿加莎只是让马丁的肉棒在口腔里短暂停留,双手只不过轻轻地套弄了两、三下,就把整根肉棒从口里吐出;然而,龟头在空气中的停留亦只是短暂的,因为罗马玛丽的嘴巴马上就把整根阴茎包裹起来了。
  「喂,该我了。」不到半分钟,阿加莎又把肉棒抢回来,拉入嘴巴里。
  「我还未玩够呢……」面对阿加莎如此野蛮的行为,罗斯玛丽当然感到不高兴。
  「阿加莎,你不要这么霸道了吧,好东西要跟朋友分享的啊。」看见阿加莎跟罗斯玛丽把自己的肉棒当成玩具般抢来抢去,马丁便温柔地对阿加莎作出劝导。
  「我的肉棒只有一条,可不能同时满足你们二人的小嘴巴的啊。」
  「知道了。」阿加莎只好听话的把肉棒从口里抽出,然后与罗斯玛丽一同伸出舌头,一同舔弄这滑嫩的龟头和肉棒。
  「啊……这样就对了……」马丁微笑着说,双手轻轻抚摸着她们的丰满的双乳。
  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两位美女的淫舌已经持续玩弄了马丁数分钟的时间;被玩弄的马丁当然完全陶醉于舌尖刺激龟头所带来的快感,可是对于阴茎已经挺直了好一阵子的阿加莎和罗斯玛丽来说,她们已经无法忍耐下去了,必须尽快把精液从自己的肉棒里射出来。
  「罗斯玛丽,不如这样吧……」
  「好的……」
  「你们在耳语些什么?」看见这两个女孩忽然轻声地耳语,还露出一副淫蕩的笑容,马丁心里想:她们不知道又想出了什么淫秽的念头了。
  正当马丁还在想着的时候,阿加莎忽然把肉棒从罗斯玛丽湿漉漉的阴道口里拔出来,接着从马丁的背后蹼过去,趁着他不为意的时候,把他压倒在软绵绵的草地上。
  「罗斯玛丽,你快点过来吧……」
  「难道你们要……啊……啊啊!别这么大力吧。」罗斯玛丽便迅速地来到马丁的后方,双手轻轻拍打马丁的臀部,一下子就把整根火热的棒子塞入屁眼里。
  「陛下……你的屁眼很大呢。」罗斯玛丽淫笑着说,同时开始让肉棒在这仿如女阴般的屁眼里疯狂抽插。事实上,罗斯玛丽的肉棒并不见得比阿加莎的肉棒温柔;不管是遇上女阴还是屁眼,她们的肉棒就是情不自禁的要把对方干过死去活来。
  「这当然……无论是……啊,女人还是男人,都……无法抵抗我的……诱惑的啊……」
  「爸,你别吹嘘吧,看你的样子,气喘喘的,还是安静地享受一下被干的快感吧。」阿加莎笑着说。她站在马丁的正前方,坚硬的阴茎指着马丁的嘴唇,双手抚摸着他滑嫩的面颊,微笑着,然后就把龟头一下子塞进他的嘴巴里,直达喉咙深处。
  「罗斯玛丽,你也来吧。」面对阿加莎如此诱人的邀请,罗斯玛丽自然毫不
  犹疑地,把身体往前倾,张开嘴,舔弄、吸吮阿加莎的乳头。
  「唔……呜咽……」虽然对于马丁来说,口交和肛交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先,可是面对罗斯玛丽和阿加莎前后同时发动的猛烈攻击,依然是招架不来。
  「透不过气了吗?」阿加莎看见马丁面红耳赤的样子,便把肉棒从他的嘴巴里抽出来;于是,马丁呻吟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是男性,可是作为一个对于异性性交和同性性交经验同样丰富的马丁来说,淫叫的悦耳声响绝对不逊色于女性。与此同时,趁着阿加莎和马丁还不为意的时候,罗斯玛丽马上张开嘴巴,狼吞虎嚥的把这根诱人的肉棒含起来,让阿加莎的肉棒在那充满淫慾的小嘴里抽插起来。
  「罗斯玛丽,你真是可爱的呢……」阿加莎笑着说,手轻拨着她的髮丝。虽然罗斯玛丽正沉醉于享受口交的快感,可是她的肉棒依然在马丁的肛门里疯狂抽插,力度不但没有减退,反而逐渐增加,龟头也越插越深。
  「爸,罗斯玛丽,我……啊,要先射了……」在罗斯玛丽和马丁的刺激之下,慾火焚身的阿加莎已经无法抑制精液的爆发。她轻轻地推开罗斯玛丽的脸儿,把肉棒从嘴巴里退出来,好让罗斯玛丽和马丁二人亦能同时享受颜射的快感。
  「射出来吧!」罗斯玛丽和马丁异口同声地说,一同张开着嘴巴,双眼凝视着那红润的龟头上,等候着精液的喷射。
  「啊啊啊啊……」阿加莎轻声的呻吟,还有罗斯玛丽和马丁轻奋的呼叫,随着一股白浊的精液,从龟头里如同火山爆发般喷出来;坚硬的肉棒如同铁棒般拍打罗斯玛丽和马丁的脸儿,精液一下子就淹没了他们的双眼、鼻樑、嘴唇、舌头、面颊和额头,就是头髮也变成白色了。
  虽然阿加莎的肉棒只有一根,可是她的肉棒所俱备的威力是大部分男孩都无法媲美的;单靠一根肉棒已经能把两张脸儿射满精液,如果她的下体长着三、四根肉棒的话,相信一次的爆发的精液已经足以把二人全身淹没。
  「好了,还未结束的呢。」正当马丁还在喘息,还未来得及清理脸儿上的浓精时,罗斯玛丽忽然把肉棒从马丁的屁眼里拔出来;然后,她们合力把马丁的身驱来过一百八十度的反转,让使他躺卧在草地上。
  接着,罗斯玛丽伸出双臂,挣开马丁那双已经开始发软的小腿,然后龟头再次回到屁眼的环抱当中,新一轮的抽插再次展开,马丁亦随之而发出一阵高声的娇吟。
  「喂,别把我忘掉了……」阿加莎也蹲在地上,双手紧握马丁那根正在晃动、摇摆的肉棒,舌头温柔地舔弄着龟头的末端,为马丁带来加倍的兴奋。
  「啊啊啊啊啊……射在里面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在连续几十下来回抽插的攻击之后,罗斯玛丽终于在马丁的肛门里喷射起来了。
  肉棒起劲的蠕动,使得马丁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前后晃动,淫叫的声音更是无法再被抑压了。
  不过,罗斯玛丽并没有打算把所有精液都灌到马丁的体内;毕竟她还要考虑那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肉棒,那饥渴的阿加莎的心情啊。
  于是,她就决定把还在激射当中的肉棒从马丁的屁眼里拔出来,龟头直指着阿加莎的脸儿和马丁的阳具,在空中乱枪扫射;虽然马丁还未射精,可是龟头、肉棒和阴囊已经完全浸淫在罗斯玛丽的精液里。
  这时候,从屁眼都龟头,四处都是白浊一片。当然,阿加莎美丽的脸儿也无一倖免;刚才接受她颜射的罗斯玛丽,为了回馈阿加莎的精液,也毫不留情地让肉棒拍打她的肌肤;阿加莎金色的长髮马上就被这股浓精染成白色了,睑儿、额头、鼻子和嘲唇也涂上了一层浓厚的精液面膜,当然还有不少甜美的精液落在那火热的舌头上。
  「罗斯玛丽……嘿,你也很狠呢……」虽然阿加莎和马丁已经不是第一次与罗斯玛丽交合,可是几乎每一次接受她的肉棒激射以后,也总会重覆如此的说话。
  「这当然……」罗斯玛丽喘嘘嘘的说。跟阿加莎不同,经过一轮激射以后,她的双腿已经发软,肉棒也缩小了,站立不稳,脸上露出一副疲倦的样子;然而,同样是双性人,阿加莎却依然精神亦亦。
  儘管肉棒暂时变软了,脸儿上依然展露出一副性急、好色、饥渴的样子,身体依然充满力量,只是阳具还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现在该到我的肉棒激射了。」马丁温柔地拉着阿加莎的秀髮,把她的头轻轻推开,然后躺着树干,坐在地上,双手抓着自己那根沾满精液的肉棒,放蕩地说。
  「那么,我们的国王陛下啊,你想怎样玩啊?」阿加莎调皮的笑着说。
  「这样吧……我们先来乳交。」于是罗斯玛丽就率先紧抱着如同椰子般大小的双乳,身体往前挺,使乳沟把马丁的肉棒夹起来,温柔地磨擦着那诱人的龟头。
  「啊啊……真舒服……」在双乳的夹击之下,一股性兴奋的感觉便从龟头直
  接刺激马丁的头脑;不过,就在罗斯玛丽和马丁沉醉于荒淫的快乐当中的同时,被冷落的阿加莎自然又发怨言了。
  「我也要呢。」阿加莎马上走上前,双手挺起嫩满的双乳,把乳头贴近马丁的脸儿;自然地,马丁伸出双手,轻轻地挤压她的乳房,再用舌头舔弄那粉红色的乳头,最后把乳头含起来,轻轻吸吮。
  「陛下,现在该交换位置了吧。」
  「还交换位置?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马丁一口拒绝罗斯玛丽的要求,又吩咐她们说:「好了,你们还是乖乖地躺下来吧,让我在你们身上喷射。」
  「好吧好吧,我们就依你所吩咐的做吧,谁叫你是长辈。」阿加莎和罗斯玛丽便一同躺卧在草坪上,让马丁俯伏在上面;马丁伸出双手,轻轻地抚摸这两位美女湿漉漉、桃红色的阴唇,当然间中也不忘玩弄那两条软弱的肉棒。
  「啊啊啊……别弄吧……啊啊……」服侍亚历山德拉多年的马丁来说,自然对于爱抚的技巧十分熟练;于是,本来已经性慾旺盛的阿加莎和罗斯玛丽马上便高声呻吟起来了。
  「刚才我为你们淫叫了那么久,现在是你们为我引吭高歌的时候了。」马丁把肉棒放在阿加莎的乳沟里轻轻磨擦,为射精作出最后準备。
  「啊啊……好了,快张开嘴巴吧……我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精液同喷泉般,从那通红的龟头发出,击打在阿加莎和罗斯玛丽那副本来已经沾满浓精的脸儿,还有两条被染成奶白色的淫舌;她们高声地淫笑、尖叫着,任由这根肉棒无情的凌辱,脸儿上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和受辱的样子,就像刚才马丁被她们的肉棒无情地喷射的时候一样,只管乖乖地接受精液的淫慾洗礼。
  虽然马丁表面上是个娘娘腔的男妓,肉棒也不算是太长,但是他的阴茎却是刚健有力,阴囊的弹药丰富;因此,阿加莎之所以推有如此粗壮肉棒,其实都是从他那里遗传得到的。趁着下体依然精力充沛,他便把龟头的目标转移至阿加莎和罗斯玛丽的乳房上;于是余下的精液,便随着龟头一下一下的拍打在粉红的乳头上,全部都落在她们的胸前了。
  在精液的滋润之下,阿加莎那本来已经洁白无瑕的巨乳,显得份外晶莹剔透,闪闪发亮;至于罗斯玛丽那棕色的双乳,看起来如同两个椰子浸泡在牛奶里一样。
  面对两双巨乳的诱惑,当射精终于结束,肉棒也开始软弱起来的时候,双脚无力的马丁便跪在地上,如同婴孩般俯伏在两双巨乳面前,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
  在皮肤的摩擦之下,乳房上的精液跟马丁脸儿上的精液马上就溷合在一起,就如同他们之间的性关係一样,纠缠不清。
  「爸,你还想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阿加莎跟罗斯玛丽还是未曾怀孕的少女,可是这魔法王国之下,就是连男人的乳头都可以喷出香浓的乳汁;因此,经历先前一连串激战之后,加上马丁的舌头的诱惑,乳汁便如同精液般,不自控地从乳头释出,跟乳头上的精液结合、四溅,喷在马丁的脸儿上。
  「咕噜咕噜……」
  「啊啊啊啊啊……」
  随着性爱接近尾声,花丛里渐渐平静下来,可是轻声的娇吟和吸吮的声响依然余波未了。然而,正当三人还沉醉于如此变态的双性、乱伦的交合之欢的时候,一场空前的危机,却静悄悄地迫近王国,甚至是如同一根威力无穷的大肉棒,指着阿加莎的阴唇,慢慢地迫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