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的大胸部室友

时间:2018-02-09 我是一位就读台中市某工专的学生,不过因为家住屏东所以也得在学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无聊就是很糜烂,而我就是很糜烂的那一种,为何会糜烂那可就要慢慢说起了。二专一年级时原本和班上同学住在一起不过后来因为租约到期也没再续约,后来刚好遇到以前高职的女同学,〈 她叫佩伶,就读我们学校夜间部,故事里第一位女主角,属于苗条型的,不过三围倒是蛮标準的。〉她说她们的宿捨刚好一位学姐毕业了空出了一间单人套房叫我过去住。我想说:好吧!
反正只剩一年就毕业了,就过去住吧!而她们的宿捨是在大厦的八楼,是一层小公寓。里面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女室友,也就是故事里另外两个女主角,一位叫碧玉而另一位叫雅雯。碧玉属于丰满型的,尤其她的奶子又圆又大,大概有 35D 吧!而雅雯是属于高挑型的,配上她的长髮也是令人想入非非。就这样这三位女人让我过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专科生活。
刚开始时我和佩伶比较熟,而碧玉和雅雯并不是学生早上工作到了晚上才回来宿捨,所以日子久了也和她们俩混熟了。故事第一个高潮就在某一个星期四下午,因为星期四下午全部都是空堂所以中午吃完饭就回宿捨,进了大门之后经过佩伶房间时,隐隐约约的听到佩伶急喘的呼吸声,当时我也不引以为意继续走回我的房间,放下书本之后就走进浴室準备洗澡好睡午觉,不过因为忘了拿换洗衣服所以又跑回房间拿,要回浴室时刚好遇到佩伶急急忙忙的从浴室走出来。于是我就问她说:佩伶,妳要用浴室吗?喔!没有,你用吧!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回房间。
而我也继续进去洗我的澡,在这先描述一下浴室里的情形,别以为女孩子都是很勤劳的,那三个女人真的很懒,衣服常常是两三天才洗一次,所以浴室里常常是堆满了她们每天换下来的内衣内裤,有白的、黑的、蓝的、红的、蕾丝的、运动型的、前后扣的、有无肩带的应有尽有,幸好我不是〝疯狂假面〞,要不然每天看这些内衣裤不变态才怪!这时候我发现了在洗脸盆里多出了一套白色的蕾丝内衣,记得刚才进来时还没看到,一转眼回房间拿衣服之后就多出来了,应该是刚才佩伶进来时换下来的吧,于是我就把它拿开,这时候却感觉到这套蕾丝内衣还有佩伶的体温和汗香味,更发现到这件蕾丝内裤底还湿湿的外加两三根阴毛。各位老大,这片湿湿的可不是黄金水啊!
而是佩伶的淫水啊!直觉中就想到刚才经过佩伶房间时佩伶急喘的呼吸声,原来这件蕾丝内裤是刚才佩伶在房间里自慰淫水沾湿后到浴室所换下来的。这时候闻着这股汗香味、看着这套沾有件淫水的内裤,想着刚才佩伶在房间里自慰,突然间心跳急速地加快,而我的肉棒也马上进入备战状态,就好像是〝疯狂假面〞要变身一样,发起疯来居然把那件沾有淫水的内裤套在肉棒上,闻着这件沾有佩伶的汗香味的胸罩开始打起手枪来。想不到因此战斗力更加升高,继而失去理性拿着内衣冲到佩伶的房间,突如其来的疯狂假面出现在佩伶的面前,佩伶吓了一大跳!阿骏!你干什么!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佩伶!有需要时怎么不找我,自己躲在房间里自慰把这件内裤沾满了淫水! 让我来帮妳解决吧!不要……阿骏!挟着四万多的战斗力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佩伶开始强吻了起来。
而佩伶也是意味性的反抗,可是普通的地球人怎么反抗的了赛亚人呢?
过了不久佩伶停止了反抗甚至开始享受了起来。发挥着疯狂假面至淫的本性,我把舌头伸到佩伶的小嘴里吸含着他她的舌头和口水,双手在她的奶子和大腿上游走,而我也故意地把她的口水舔满了整个脸和耳朵,左手拉起她刚换上粉红色丝质胸罩,双手和舌头也开始转攻她的双奶。喔……..阿骏!讨厌……..啊……嗯!哦……嗯嗯….啊!人家……不要舔了….!啊……!快受不了了….嗯!受不了!那我就尽全力让妳爱到最高点,接招吧!听到佩伶的淫声浪语让我的战斗力上升到五万多也改变了攻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扳开她的大腿开始舔,但就是不直接舔她的骚穴,就是要让她骚痒难耐淫水直流。阿骏!你坏死了!….啊!受不了….嗯!求求….求求你不要……!求我?
既然是求我,我一定让妳 HIGH 到最高点!这时候佩伶的双手捏玩着自己的奶头,舌头也不时伸出舔嘴唇,表情就像是 AV 女主角一样,而我的舌头也越舔越靠近她的骚穴。这时她的内裤早就被她的淫水沾湿了,闻着那股骚味更加让我兴奋,就在快舔到她的骚穴时我又把舌头移到她的耳朵开始舔,用我的双手儘量地扳开她的大腿,手指一直在她的骚穴旁游走。佩伶,妳的骚穴是不是湿透了,啊?不知道……!……嗯嗯….啊!让我帮妳看看吧!说完我就用中指从她的内裤旁边抠了进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抠又让佩伶更爽上一层楼,她的淫水也顺着我的手指渗了出来,啧啧….,淫水声也不绝于耳。佩伶,有没有听到你的骚穴在唱歌啊?讨厌….!不知道啦!知道?让我听一听在唱什么。
说完我就扳开她的她的内裤,佩伶的骚穴看起来真的很漂亮,薄薄的阴唇带点粉红色的小穴,上面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淫水,就像是一个新鲜可口的鲍鱼,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开始吃佩伶的骚穴。….啊!……嗯嗯….啊!……阿骏!爽死了….!….啊!人家……快洩了….!这时候我又把佩伶整个身体翻过年呈 69 姿式专心舔她的骚穴,而佩伶也将我的肉棒整根含进去吹起喇叭来,想不到佩伶口交的技术那么棒,舌头一直在龟头上打转而她的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当时我还以为她正施展吸精大法,激烈地战斗加上淫浪的号角声就连赛亚人也快招架不住,于是决定使用必杀技,使出了第一招直捣黄龙,使出来的结果是〝巨蟒深睏濂洞口〞,可说是佩伶的小穴又湿又紧,伴随着肉棒抽插她的骚穴啧啧淫水声更是没有停过。……!嗯嗯….啊!阿骏!爽死了啊啊….!泄泄….洩了….!把舌头伸出来!吸含着她的舌头和口水做最后的冲刺。
到了最后一秒我抽出肉棒顺着她的舌头和口水插入她的嘴峇里,如同山洪爆发将精液全部射进她的嘴峇里。……..嗯嗯….! 佩伶也全数地收下,我的肉棒、阴毛也湿淋淋的,分不出是她的口水还是我的精液。
等到佩伶用她的舌头把肉棒舔乾净之后,我也如同像疯狂假面铲灭掉坏蛋后疲累地趴在佩伶的身旁睡着了。话说自从和佩伶交过战之后,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项娱乐,就是在宿捨里和佩伶〝切磋武艺〞。记得有一天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我和佩伶正在宿捨里杀得如火如荼…………『讨厌啊……!怎么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嗯……喔……!被别人看到怎么办!……阿骏….不要….!』
因为在房间里决斗实在是太热了,正施展蚂蚁上树这招时乾脆把佩伶抱到客厅去,两个人就在客厅里干了起来,换了一个〝空旷〞的环境战斗那感觉就是不一样,可以说是紧张又刺激,对面看过去就是别人家的客厅了,幸好邻居还没下班回家,要不然真的要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了。『怕被别人看到啊!那就再换个地方好了。』
说完我又抱着佩伶且战且走走到晒衣服的阳台,阳台对面是一座大公园,这个战斗环境不但是风景优美还很凉爽哩!『阿骏!怎么又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快放我下来,会被别人看到啦!』
面对那么好的风景我根本不理会佩伶的哀求,还是抱着佩伶猛力地抽插她的小穴,想不到佩伶怕被别人看到一紧张小穴缩得更紧了,淫水顺着我的肉棒涔涔地流下来,干了一会儿我的双手实在是太酸了于是就把佩伶放了下来,接着把她转过身去从后面打上骑马射箭这一招。『讨厌啊……!阿骏….人家……快高潮了!……嗯嗯….啊!』
此时阳台外尽是佩伶的淫叫声和撞击美臀的肉声。『阿骏….高….高潮了!啊……!』
在这种紧张又刺激的气氛下佩伶很快地就高潮了。『高潮了?不会吧!我才刚热身完而已耶!更何况这里风景那么优美再多做一会儿吧!』
『不要了啦……!人家….碧玉和雅雯她们快下班回来了啦!』
佩伶上气接不上下气地说。『对喔!她们快下班回来了,不过没关係啊!回来再让她们加入战局好了。』
『神经,不理你了啦!』
佩伶一拳粉拳挥了过来。看着佩伶跌跌撞撞的走回房间觉得她实在很可爱,不过我也得快回房穿衣服,要不然被碧玉和雅雯她们撞见就不妙了。喀喳!衣服刚穿完碧玉和雅雯果然就刚进门来。『碧玉,下班啦!咦!雅雯呢?』
只见碧玉一个人回来。『她二哥明天结婚向公司请两天假回彰化了。佩伶,晚上不用上课吗?妳看起来好像刚运动完很累的样子。』
『喔!没有啦!今天有点感冒所以比较累一点,晚上我打算要翘课了。』
说完佩伶瞪了在旁边偷笑的我一下。晚饭过后我和佩伶碧玉三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唉!今天的节目真无聊!』
我打哈欠地说电视既然没什么好看的我就偷偷地把目光移到碧玉身上去,她的身材真是没话说,那对大奶子加上她又喜欢穿紧身上衣,看了要不硬才怪。『碧玉,妳没有男朋友吗?怎么没看过妳下班后出去约会。』
我故意的问『就是没有男朋友才没会可约啊!怎么样,你要帮我介绍吗?』
『别开玩笑了,妳那么漂亮身材又好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才刚说完佩伶就偷偷地捏了我一下,看来她是吃醋了。『对啊!我也没有男朋友耶!也顺便帮我介绍吧。』
佩伶接着说 。因为下午和佩伶的决斗我还没〝了事〞,所以现在斗气还很高昂,当时佩伶坐在我和碧玉的中间,看着佩伶穿着短裙我就把偷偷地摸了一把,结果佩伶瞪了我一下接着拿起她身旁的衬衫盖住大腿抱着膝盖而坐。这样反而让我更大胆,我又把左手伸进她的衬衫甚至短裙里,在她的大腿内侧和骚穴旁开始抚摸,摸了一会儿佩伶并没有阻止我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电视,我知道佩伶的骚穴已经湿了接着我更大胆地把手指抠进她的骚穴,就这样我一边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电视一边对佩伶指姦,甚至隐隐约约地还可以听到啧啧….淫水声。突然碧玉转过头说:『佩伶,妳怎么了?脸那么红又流汗不舒服吗?』
当时碧玉转过头来时我的手指还插在佩伶的小穴里『喔!我没事,大概太热的关係吧。』
佩伶故做镇静地说『好吧,你们慢看吧,我先回房睡了,明天一大早还得上班,Goodnight!』
说完碧玉就回房睡了。『讨厌!弄得人家都不能专心看电视,又差点被碧玉看到。』
佩伶气呼呼地搥了我两下,接着竟然把我的短裤脱下来,这一脱我的肉棒硬梆梆弹了出来,佩伶更是一口含了下去当场就在客厅里吹起喇叭来,而佩伶好像故意要报复似的拚命地上下吸含。这一动作差点让我射出来,于是赶紧起身把佩伶抱到她的房间去,而佩伶的房间就在碧玉和雅雯的房间对面,一进房间就把佩伶丢到床上去。『小骚货,那么迫不及待想和我做爱,让我来好好地伺候妳吧!』
说完我就扑了上去,这次我很粗暴地把佩伶的短裙掀上去内裤扳开来一股作气的干了下去,接着开始做百米冲刺如同骑着一匹马在草原上奔驰着。『阿骏….啊啊……..嗯……..!轻一点嘛….!….哦哦….!讨厌……不….不行了….啊啊!』
这时候我还是不理〝马儿〞的哀求继续的策马奔腾,而佩伶怕自己的淫声过响拿起绵被将自己整个头盖住,这一来可真的是埋头苦干了,〝马儿〞的头盖住看不见前方是很危险的,于是我又把绵被拿掉把佩伶的双手往后拉。『小骚货,叫大声一点!太小声的话不让妳高潮喔!』
『不行啦….!碧玉会听到啦!……阿骏….啊啊!』
嘴巴说不行淫声却叫的比谁都大声,而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粗暴地将佩伶的黑色胸罩掀上来,双手不断地搓揉她的奶子舌头更是没离开过她的嘴里吸吮她的爱液,因为之前下午已经〝热身〞好一会儿所以过了不久我也差不多快玩完了。『佩伶….!我快洩了!把舌头伸出来!』
『阿骏….人家也快高潮了….!要….人家要….!』
佩伶一说完就张开嘴伸出了舌头,接着我也抽出肉棒顺势插入佩伶的小嘴来个最后一招〝醍醐灌顶〞,而佩伶也以〝海纳千川〞这招来作收尾。在一阵激情过后我準备回我的房间,这时候才发现佩伶房间的门没关,原来刚才从客厅里抱佩伶进来后就忘了关,惨了!这下子糗大了,这下子不但是春光外洩我看连〝马儿〞的叫声都被碧玉听的一清二楚了,而佩伶更是羞的躲在被子里。